真人番摊官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,交流产品设计、用户体验心得!

于受万画聊斋全图•90红玉•91龙2林四娘

时间:2019-06-03 00:29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
  原题目:于受万画《聊斋全图》•90红玉•91龙•92林四娘

  过墙狐女情意切

  辟邪兴家惩恶人

  广平府有位冯老翁,儿子叫相如,父子都是秀才。冯翁为人耿直,因老伴与儿媳均已过世,挑水舂米之事都得亲主动手。

  相如瞒着父亲与狐仙红玉过从甚密,被父亲大骂。红玉决意与相如分手,拿出四十两银子相送,让他去聘卫家的女儿为妻。不久,卫家女儿与相如成亲,夫妻恩爱,一年后生下儿子福儿。

  清明那天,乡绅宋某碰见扫墓的卫女,顿起淫心,便许以重金,要相如把老婆让出。冯翁得知后大骂宋某无耻,宋家狐假虎威,将冯氏父子殴打致伤,抢走了卫女。冯翁吐血而死,卫女不平而亡。

  一位络腮胡须眉上门吊祭,要为相如报杀父之仇、夺妻之恨。相如心存感谢感动却怕遭到扳连,抱起儿子逃走。天黑,宋某父子三人被杀,宋家矢口不移是相如所为。官府四周搜捕,在南山抓获相如。他有口难辩,功名被根除,但一直没有供认。

  夜里,一柄飞刀插到了县官的床头,入木一寸多深。县官恐惧了,再审案时竭力为相如摆脱,将他释放。

  相如回抵家中,四壁空空,形孤影单。忽见红玉怀抱福儿归来,相如含泪拜谢红玉。红玉让相如尽管读书,她一人承担起耕织、家务,又托报酬相如恢复秀才功名,为他考取举人扫清妨碍。

  红玉苗条柔弱,但做农活胜过村妇;即便三九天干粗活,双手照旧细腻如脂。她本人说已三十八岁了,可别人看不外二十岁。

  广平府冯翁与子相如,皆为秀才。而家门倒霉,媪与子妇接踵逝,家务自操之。一夕 ,相如坐月下,忽见东邻女自墙上来窥。视之,美。招以手,不来亦不去。固请之,乃梯而过。生大爱悦,遂共寝处。女言:“妾邻女,红玉也。”与订永好。自此夜夜往来,约半年许。

  翁性方耿,知相如私交,大骂之。女流涕曰:“亲庭罪责,良足愧辱!我二分缘尽矣!”分手前,出资为相如聘卫氏女为妻。婚后,夫妻恩爱,生一子。不意,祸从天降,卫氏被恶绅宋某掠去,不平而死。翁愤气中结,亦吐血亡。相如讼告无果,悲愤欲绝,忽有一虬髯丈夫前来吊祭,自言欲为相如报夺妻杀父之仇。

  当夜,宋某父子三人及一媳一婢被杀。宋家诬相如为凶手。县令将相如押入死牢。是夜,县令方卧,闻有物击床,震震有声,大惧而号。家人惊集,见一芒刃剁床入木者寸余,牢不成拔。令大惧,遂释相如。生归,瓮无升斗,孤影对四壁。思惨酷之祸,几于灭门,则潸潸泪堕;及思半生贫彻骨,宗支不续,于无人处大哭失声,不克不及自禁。忽有扣门者,启扉而视,则红玉也。挽一小儿,嬉笑跨下。相如见之,悲喜交错,相抱啜泣。女曰:“实告君,妾非邻女,实为狐。适宵行,见儿啼谷口,抱养于秦。闻浩劫既息,故携来与君团聚耳。”相如挽留,红玉住下;相夫教子,勤俭持家。逾半年,火食腾茂,家境充足。又为相如讨回秀才功名,昔时即领乡荐。红玉袅娜如随风欲飘去,而操作过农家妇。虽严冬自苦,而手腻如脂。自言二十八岁,人视之,常若二十许人。

  能大能小云中龙

  一声轰隆出眼飞

  天上掉下一条龙,落入北直隶境内。它拙笨地爬进某士绅家中,吓得那家人跑到楼上大叫,拿火枪和土炮朝它轰击。龙爬出了家门,在积水中打着滚,满身沾满泥巴。然后,它努力腾空,但升到一尺多高就掉了下来。它在泥水中蜷曲了三天,鳞片上落满了苍蝇。突然,大雨瓢泼而下,跟着一声轰隆,那龙腾空起飞而去。

  房某与朋友登牛山,见寺庙的房椽上落下一块黄色的砖块,上面盘着一条小蛇,细若蚯蚓。小蛇扭转了一周,变得指头一般粗;再转一周,已粗如腰带。二人大惊,晓得是龙,便一路往山下跑。刚到半山腰,就听见寺中一声轰隆,声震山谷。只见天上黑云如盖,一条巨龙在云中屈伸翻腾,一会儿就不见了。

  章丘小相公庄的一个农妇在野外碰到大风。沙尘劈面而来,她感觉有什么工具吹进了眼里。待打开眼睑细心查看,眼珠无碍,只要一条弯曲的红线沾在睑肉上,有人说这是蛰龙。农妇很是害怕。三个多月后,天降暴雨,突然一声炸雷,蛰龙冲出农妇的眼皮飞走了。但农妇毫发无损。

  淄川的袁宣四说:『在姑苏时,有一天乌云低垂、雷声高文。世人看见一条龙垂吊于云际,鳞甲张合舞动,爪子抓着一颗人头,头上的胡须、眉毛都看得清清晰楚。过了一阵子,那龙便钻进云层深处不见了。但没有传闻谁丢了人头。』

  章丘小相公庄,有农妇在野,值大风,尘沙劈面。觉一目眯,如含麦芒,揉之吹之,而不愈。启睑而审视之,睛并无恙,但有赤线蜿蜒肉内。或曰:“此蛰龙也。”妇恐忧待死。

  积三月余,天暴雨。忽炸雷一声,有物裂眦飞去,果龙也。而妇无少损。

  一歌代哭难为厉

  日诵菩提千百言

  夜晚,青州道台陈宝钥一人在家,一位身着宫装的美女掀帘进屋,自称林四娘,愿与他长久相好。鸡叫时,四娘才起身离去。

  此后,四娘每夜必至。陈公听她谈论乐律格调,料她能歌。陈公再三催请,四娘唱起悲惨哀婉的边塞曲。陈公抚慰她,二人互为知音,胜过夫妻之情。时间长了,陈公家人都悄然听她演唱,听到哀婉处都跟着流泪。

  陈夫人认为人世绝无四娘那般斑斓的女人,非鬼即狐,劝丈夫与其断交,陈公不听。他问起四娘的出身,四娘说,她本是明朝衡王府的宫女,遇难已十七年,只与陈公交好,毫不危险。她给陈公细讲宫中事,说到亡国时泣不成声。她睡觉很少,天不亮就起床诵经,盼愿修好下世。

  四娘谈论诗词,能精确评价其好坏,每遇佳句便曼声娇吟,意趣风流。陈公请四娘赠诗,屡屡被她婉言拒绝。

  三年后的一天夜里,四娘突然前来向陈通知布告别,说阎王念她生前无罪,身后又诵经念佛,让她投生贵爵之家。陈公流泪与她畅饮,四娘激昂大方悲歌,一字百转。她为陈公写下一诗,掩面啼哭而去。诗曰:『静锁深宫十七年,谁将故国问彼苍?闲看殿宇封乔木,泣望君王化杜鹃。海国波澜斜夕照,汉家萧鼓静烽烟。红颜力衰难为厉,蕙质心悲只问禅。日诵菩提千百句,闲看贝叶两三篇。高唱梨园歌代哭,请君独听亦潸然。』

  青州道台陈宝钥,闽人。夜独坐,一女子入。视之,不识;而艳绝,长袖宫装。问之,自言西邻林四娘。公意其鬼,而心好之。捉袂挽坐,谈词大雅,大悦。拥之,亦不甚抗拒。遂相欢好,鸡鸣乃去。

  由此,夜夜必至,暧昧之情,胜过夫妻。四娘自述,本明朝衡王府宫女,遇难而死,十七年矣。诗词乐律皆通晓,时而低吟漫唱,哀婉动听。宫中之事,无不剖释详尽。四娘睡眠绝少,夜则坐诵金刚、准提诸经咒。

  居三年。一夕,惨然辞别。公惊问之,答曰:“冥王以妾生前无罪,死犹不忘诵经,允生帝王之家。别在今宵,永无见期。”临行,公置酒相与畅饮。女激昂大方而歌;又索笔,赋诗一首而赠之。诗曰:“静锁深宫十七年,谁将故国问彼苍?闲看殿宇封乔木,泣望君王化杜鹃。海国波澜斜夕照,汉家箫鼓静烽烟。红颜力衰难为厉,蕙质心悲只问禅。日诵菩提千百句,闲看贝叶两三篇。高唱梨园歌代哭,请君独听亦潸然。”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

 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,回复" 693 "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。

 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:织梦58,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。

围观: 9999次 | 责任编辑:admin

回到顶部
describe